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page top↑
[原创]The way we love~ 仁&龟~[全]
The way we love
题记:
有人说,星子的那端是晃眼的粲然,金属气息的泥淖纠结缠住脚踝,希望尽头有你在等待。
我翻开暮霭沉着的红砖,看见绝望溶化期待。
石钟衰败,只未到二分之三……

**************

和也住三楼,仁住二楼。
隔一层惨白的天花板。

和也每天7:00出门,临走时细细的锁上门。
仁习惯7:05出门,顺手带上门就离开从不检查。
所以恰好吻合了时间。
和也说你总是这样却从未遭窃真是奇迹!
仁傻傻地咧嘴一笑说我家徒四壁的要偷也偷不了什么去。

和也走路专心致志,过马路的时候静候着红绿交替。
仁从没走直过直线,他会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手中多出两串烤章鱼丸,
又傻傻地笑着塞一个到和也的手中。
和也会看着仁,无可奈何的骂他"笨蛋!"
仁说和也你这样谨慎做人多没意思阿~
和也白他一眼说你小心总有一天被车撞死!

当世界被染成橙色时会一起回家。
仁到二楼,和也上三楼。
分开时不会说再见。

和也找仁的时候就趴在阳台上扯开嗓子喊:赤西仁!赤西仁!
数秒钟后听到楼下阳台窗户轻微的咔嗒声,然后是仁懒懒地探出半个头。
上来吃饭!
和也扔下一句“咣”一声关上窗。
和也说你可不可以偶尔自己做饭阿?
仁说和也,你做的料理很好吃有贤妻良母的潜质。
说完后偏头躲开甩过来的两支筷子,傻傻的看着生气的和也,幸福的感觉充斥着~

和也讨厌冬天,很讨厌。
一到冬天和也就手脚冰凉,我在暖气边上动都不想动。
这个时候一向很懒的仁会难得花力气特地跑上三楼拖了和也到自己的房间,热两杯牛奶,在榻榻米上在铺两个垫子,
然后抱着和也看一晚上的录像带。
和也说仁你不要抱这么紧我不舒服。
仁说抱紧些你才不会冷啊。
于是又加重了手臂的力道。

下雪的时候,仁拉着裹得里三层外三层像粽子一样的和也一起去看。
棉花糖似的厚重的积雪,踩上去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
仁拢起一捧雪直直从和也的头顶上撒下去,之后立刻逃得远远的欣赏和也无可奈何的恼怒。
和也抖落身上的雪禁不住打了个寒颤,赌气走到了一边。
于是仁心安理得地开始堆雪人,搓出尖尖的下巴,揉成窄窄的脸颊。
仁看向和也,嘿嘿的傻笑。

和也被仁笑得一阵寒,一连莫名凑过去看。
尖尖的下巴,窄窄的脸颊,中间还衔了颗红豆鼻子。
和也恨恨踹了仁一脚,扭头又看了一眼小小的雪人,摸摸自己冻得通红的鼻子忍不住也笑起来。
一不小心,和也向后摔倒了,像小乌龟一样,因为穿得太厚半天也没有起来。
仁坐在地上傻傻地说和也,冬天不可以摔倒哦~会像小乌龟一样起不来的!
不过和也,你笑起来很好看!
和也猛地敛住笑容说赤西仁你不要胡说!
仁看到和也略略红了耳根。
真的真的。仁歪着头想一会又补一句,像小乌龟一样可爱!
和也磨牙。鞋尖推起半层雪狠狠踢出去。
破碎的雪沫飞到空中又落下,像瀑布挂下激起的水花。
然后盖了仁一头一脸。

和也有时想想说我们是这样截然不同为何始终走在一起?
仁说神也很忙我们不能事事斤斤计较。

2月14日那天仁依旧拥着和也,闪烁的屏幕上播放无聊的爱情肥剧。
和也百无聊赖地翻阅杂志,摇摇手中空了的牛奶杯。
和也转头对仁说仁,牛奶。
和也望见仁深邃的眸子,曜石般晶亮。
和也忽然害怕。
仁掠起迷惘的微笑,低了头深深埋进和也的颈窝。
仁说和也,我爱你。和也,我爱你。和也,我爱你。
仁的语调认真。
和也惊惶起来推开仁说仁你让我想一想。

和也是逃着离开仁的房间的。

第二天仁出门的时候等了很久,和也没有来。
仁给和也挂了电话听见和也哑哑的声音说仁今天我不去了。然后咔嚓搁断。

和也家阳台上雪白的窗帘被渲饰成橘红的时候仁没有回来。
和也惴惴的有些担心。

电话铃响了一声和也几乎扑着过去抓起来,迫不及待地说喂喂,我是龟梨。
电话那端传来冰冷的话语:你是赤西先生的朋友?他今天出了车祸……

和也的世界轰然倒塌。

和也说仁你小心总有一天被车撞死。
和也想对仁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和也木无表情地办完了接下来的所有事。

很多年以后的一个下午。
和也翻箱倒柜整理仁的遗物,用淡漠的心情。
书架的夹层中有书番然倾斜,重重砸在榉木地板上扬起一阵灰尘在阳光穿透的寂寞空气里蹁跶。
和也拾起来掸了掸,顺手翻开。
一张张一页页充斥的是和也和仁开怀的笑靥。下面有仁工整的注释。

许久许久前的一切幻灯机似的回放,一点一滴汇聚成扎在和也心口的芒刺。尖锐地疼。
仁说和也你烧菜很好吃有贤妻良母的潜质。
仁说抱紧些和也你才不会冷。
仁说和也你笑起来很好看像小小乌龟一样可爱。
仁说和也,我爱你。和也,我爱你。和也,我爱你。

我爱你。

和也的鼻翼抽动。
和也看到心底裂了道口子有鲜血汨汨涌出。
和也悲哀地想我仍是活着的。
和也滚烫的泪水沿着脸颊滑落,伪装的坚强分崩离析。
和也听见自己压抑的低泣在空旷的房间里安静地流淌。

起和也身找来一支钢笔,翻到相册的尾页,拔开笔帽写下娟秀的字体。
金属笔尖与纸面摩擦沙沙作响,在静谧的轮回中传得很远很远……

仁,其实我爱你。
仁,真的我愿为你的妻。
仁,只是我不该是伴你的人。
仁,原来我们终不能相爱。

神在云端冷眼旁观,垂下悲天悯人的手,远远隔开一世的距离。

-THE END-

我最喜欢的文呢~///。。。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5/07/26 19:47 】 | 未分類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1) | page top↑
[原创]我的老婆最贤惠![仁龟]全~~
我的老婆是这个世界上最、最、最、最、最、最……最贤惠的老婆。

每天早晨他都会很早起来为我准备早餐,然后准点叫醒我,在我洗漱和吃早餐的时候,帮我把公文包打理好,之后把我送出家门,并叮嘱我开车小心外带送个香吻;

我走后,他会先把餐桌收拾干净,然后对整个房间进行打扫,因为了解我的洁癖,所以他总是每天都做得很仔细,房间收拾得温馨整洁,一尘不染;

中午的时候,他会准时打电话到公司,提醒我不要太忙碌而忘记吃午餐,如果我正在生病,他还会每过一个小时打来一个电话问候,要我工作不要太累,应酬不要太辛苦;
晚上我回到家,他都会准备好满桌的可口饭菜等着我,在我进门的时候帮我换鞋并脱掉外衣,把公文包帮我拿回书房,然后静静地看着我吃下他的爱心晚餐。晚餐过后我会坐在沙发上看看电视或报纸,这个时候他就先去厨房把碗洗好,然后绕到我背后帮我按摩,轻声细语地陪我聊天;

临睡前,他会先替我把洗澡水放好,然后到书房提醒我不要再工作,并温柔地把我拖进浴室帮我洗澡挫背。把我服侍好后,他就会趁我靠在床头看书的时间把自己洗得香喷喷的,然后钻进被窝给我一天中最安心的抚慰,主动邀请我,与我共赴云雨之欢……

“呤~~~~~~~”

啊,不好意思,闹钟响了,我的梦也该醒了!

没错,我刚刚说的都是梦话,完全不切实际的梦话!!!

我的老婆最贤慧?!!话是不错,不过!他的“贤慧”,是“闲在家里什么都不会”外加“嫌东嫌西他最会”!

话入正题,其实我真实的一天,是这样开始的:

“啊!”别怀疑,这是我的叫声。你问我为什么要叫?废话,你睡得好好的被人踢下床你会不叫吗?!

我揉揉被撞倒的脑袋,抬起头瞪了一眼兀自四仰八叉地霸占着整张大床酣睡着还打着呼噜的人,然后任命地爬起来,先跪上床替他把被子盖好,再睡眼惺忪地冲进浴室洗漱。把自己打点停当后,我走进厨房,开始煎蛋、烤面包、热牛奶……

把早餐端上餐桌,我走回卧室,爬上床,企图用我天籁般的嗓音,唤回仍与周公约会的睡美人。在被手捶脚踹了N又N次方下后,我终于成功地把他拖进浴室,替他用凉水拍了拍脸以使他稍微清醒一点,然后把已经挤好牙膏的牙刷塞在他手里,让他自己刷牙、洗脸;

在他洗漱的时候我飞快地冲进书房把昨晚由于工作到很晚而没有收拾的文件整理好,塞进公文包里,然后拿好该带的东西回到卧室,把正准备再次窝回床上的他提搂起来,推到餐桌前。看着他迷迷糊糊地把早饭解决掉,我才发现时间已经不早;

在我怕迟到紧准备冲出房门的时候,习惯性地听到他新一天的第一次嚎叫:

“啊~~~55555~仁,你、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是不是真的不爱我了?你、你、你……不爱我了……5555555~~……”

经过绞尽脑汁地思索自己究竟又哪点惹到这个小祖宗,终于发现原来是由于我急急忙忙而忘记了给他“goodbye kiss”。费尽唇舌向他解释我只是一时疏忽而不是如他所想的不再爱他了这样的狗屁原因才没有吻他后,他终于大人大量地获准放行,并不厌其烦地警告我下次再犯决不轻饶。我感恩戴的出门而去,到公司后意识到自己还是迟到了将近一个小时;

公司工作的我非常忙碌,因为在我焦头烂额地应付着各类的文件合约的同时,还要每一个小时接到我亲亲老婆的一个关心来电,关心是不是我的女秘书进出我的办公室过于频繁,或者有没有哪个女客户甚至男客户借机吃我豆腐……

在中午到来之前,我要先打个电话到最好的订餐饭店替我最最可爱的老婆叫份外卖,并要注意是否与这个月的任何一餐菜色有所重复;

接到二百个N的催命call后,我不得不把所有的未完成的工作塞进公文包,然后火急火燎地回家。刚刚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屋内的杀猪般的叫声便等不及地传来:

“我饿、我饿!仁,我快饿死了啦~~~~”

来不及脱掉外套,我换上拖鞋便忙不迭地冲进厨房,为我的爱妻准备晚餐。经过半小时抵御着叫魂的奋战,我把四菜一汤端上桌,碗筷摆好,然后去电视前把那只蹦蹦跳跳与游戏大战的小野猫抱到桌边;

趁他开始吃饭我急忙回到卧室冲了个淋浴,并换好家居服。再回到桌边,那只猫仍在狼吞虎咽、大块朵颐。我坐到他对面,一口一口地吃着,却从没觉得有看他吃起来那么香。我小心地为他剔除鱼肉里的刺,并时不时地替他夹菜盛汤;

吃完饭,他屁颠屁颠地跳回去与他的电玩奋战,而我回到厨房,继续我未完成的事业。在我这边哗哗啦啦的水声和他那边乒乒乓乓的打斗声中,我们大喊大叫地聊天;

之后我走出厨房,开始打扫被那只野生动物破坏得一塌糊涂的房子。一切搞定后,我进去书房,尽最快的可能三个小时内完我今天的工作,然后回到卧室开灯铺床,放好洗澡水。在小野猫愤愤不平地大叫大嚷中,我用我的唇堵住他吵闹的小嘴并把他抱进浴室;

替他洗得清清爽爽、滑滑嫩嫩之后,我只来得及把自己被他顽皮地摸了一身的泡沫冲洗干净,便被他缠上了床。他扭扭捏捏、欲拒还迎,摆明了要求我动作轻柔而又不能失霸道,态度强势而又要温言软语。在这种高标准严要求下,我们互相满足了对方。

吻了吻他累得沉睡过去的小脸,我把那热热软软的身子搂在怀中,终于安心地睡去。

在梦中,我的老婆KAME是世界上最、最、最、最、最、最……最贤惠的老婆!

我最无聊的时候写的!-0-~
【2005/07/26 19:41 】 | 小嘫の美文区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1) | page top↑
[原创]永不平行的红线~仁龟[全]
和也说,仁,我想你。
仁说,和也,我爱你。

和也说,仁,对不起。
仁说,和也,没关系。

和也说,仁,谢谢你。
仁说,和也,不客气。

**************

和也和仁,仁和和也。
舌尖蜷曲而后抚平。
所以是被救赎,
两个名字并行不悖。

**************

7月25日
白亮的日光照着然衬衣下的皮肤隐隐地透明。
仁看见和也青色的血管细密排布。
和也黛色的长发软软覆盖后颈,碎金洒落反射出摇摆的灿烂。
领口微敞是若隐若现的纤长锁骨,有下颚优美弧度的阴影打落。

仁说,和也,我喜欢你

夏日闷热的呼吸里,梧桐树茂盛的枝叶大大撑开。
蝉孤单着鸣叫,一成不变的调子,苍白干涩,在空气中凝聚成无力的悲伤。

和也的手指沉默在口袋中修长美丽,指关节柔和地突出。

**************

8月25日
无边际的海岸线,一边是清碧蓝,一边是流金碎沙。
一线之隔,天地相合。
仁赤裸着上身露出健康的麦色。
深吸一口海风带来的腥咸便陨落一缕阳光跌碎在墨色的苍穹,悄无声息。

和也在水会漫过的沙滩上垒起一座城堡,然后海水涌上来一切消失无踪。
和也看着开始,看着结束。
和也淡淡笑着说,仁,其实我们就像沙砾一样渺小又脆弱。
和也依旧白皙得仿佛可以窥视心脏鼓动。

水天交接处泛起暖色调的霞光,宠溺地爱抚路边人的眼,唇,发。
五彩斑斓的贝壳散乱陷在海浪拍岸的回声反面,谱成清冷的乐章如同巴特般悠扬。

仁独自行走在陌生地图的边缘,脚尖缱绻冰凉。

**************

9月25日
侯鸟迁徙,飞过的时候撕心裂肺地哀啼。
雁子人字排开,首尾相衔。
城市索然无味的生活持续。
他们牵手、拥抱、亲吻,做情侣间该做的事。
在街口买冷饮,喜欢嚼微甜的口香糖。

和也手中的冰淇淋无言融化。
和也蹙了眉。
胸腔中粘腻的触感,香草气息弥漫。

青色方砖排列齐整,凹凸不平的雕花纹路延着马路伸长伸长。
地平线的尽头,阴霾的火焰,心底有干枯的草叶,燃烧。

仁捉起和也的右手细细舔舐。
蕴出酿了千年的花蕾,醇浓的酒液满盏。

和也的嘴唇紧抿,惘惘的白。

**************

10月25日
时钟踩着节奏滴答地转动,分和秒地交角,0到360的突兀。
思念被扭曲成钥匙边的齿轮,岁月在刀口亦步亦趋。
和也在城西,仁住城东。
仰望同一页星图,北纬37.5°,东经127°。

仁说,梦会在十夜后醒来,在那之前我们试着忘怀。

斗转星移。猎户座的α星熠熠生辉,三颗星子纵横一列。
仙后卸下温柔的银纱遮蔽万物。
永恒的入口悬挂风铃,清脆飘忽在第十夜终点。

和也的耳廓圆润,远远离开不发一言。

**************

11月25日
漫山绯红连绵,手掌似的五齿锯边。
新鲜的血液灌注染红脸颊,遮遮掩掩,唱晚枫林。
和也折落一片叶,放在掌心。张开五指,看枫叶下手的倒影。
叶的脉络清晰蜿蜒在表面爬行。
和也默数生命的长度。

和也忽然说,仁,我们将来是否也会如此绚丽如花,在死亡降临的霎那。

山涧泉水叮咚,圆形的鹅卵石恬然倒卧。
流水打磨棱角溢出幽幽的薄荷凉。
没有星光的夜晚,水面灯影婆娑。

仁闭了眼是满目猩红。怒放的花,霜打沉浮。
仁的眼角恍惚失落。

**************

12月25日
暖冬,所以不会有雪花纷扬飘零。
暮色四合,街上霓虹闪烁。
间或有圣诞的祝福欢歌夹杂银铃般的笑语。商品橱里的陈柏摇头叹息。
和也和仁并肩前行,指尖纠结。
街心的喷泉窜起二人多高的水柱,坠下来,珍珠在展示台上跳舞。

和也说,仁,分手吧。

浓的夜色是谁打翻了墨盒。
绵厚粗重的云朵浮过是惨淡的灰。
只是不会停留地铺满世界的屋顶。
划开一丝裂纹月亮羞涩地探觑。
终于淅沥的雨丝斜斜垂落,鞋边的水洼漾出点点的涟漪一圈一圈荡开去。

和也,和也,你哭了吗?

仁平静地想这本是无需悲哀的事。
就如斟沏一室芬芳。
茶满了。
花瓣荡漾了一地。

**************

12月26日
和也是和也。
仁是仁。

**************

我们握着并不平行的红线,
相交缠绵后各自延展。
在森冷的城市中继续寻找,
获取另一半等待的温暖。

- THE END-
【2005/07/26 19:37 】 | 小嘫の美文区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page top↑
[原创][风吹过的一个晚上][kame,仁,山p~][全]
在kame遇见仁之前,他是一枚风波不惊的硬币。

kame遇见仁是在公司的联欢会上,那天山下带着仁来一脸的春风得意。kame静静地坐在屋角一身白色的晚礼服,山下搭住仁的肩在大厅中央起舞,kame也不说话除了拒绝其人的邀请,只是默默地看着。kame的面前摆着一杯暗红的酒,透过酒杯看的时候,仁的色的衣角也变成了那么一种暧昧不清的红色。kame对那一晚的印象其实并不深刻,他从小时候有记忆起,就不能记得很多的事情,或许只是他不愿意去记得。

kame第二次遇见仁是在一条街尾的酒吧,看见山下牵着仁的手走进来的时候,kame的心莫明地跳了一下。山下看见kame便过来邀请,一个办公室的也无法拒绝,kame就捧着自己那杯已经变温的咖啡坐到那张热闹的桌子旁。有些同事在开玩笑,仁搂着山下的肩笑得不可收拾,kame也笑,淡淡的笑,却总觉得仁的注视如丝如线,逃也逃不了。kame有些迷惑,却不让自己去想,很多事情他都不愿费力去想,或许是因为懒惰。

kame再一次遇见仁是在自己的公寓里。开门的时候仁立在门口说帮山下送材料过来。kame就请仁进来说了一些车子的品牌说了一些股票的优劣。喝了一点点红酒听了一会会音乐,kame的唇便覆在仁的额上手在仁的腰间。kame拥着坐着,时钟显示的是十点,十点的时候仁跳起来说他要走了,仁和山下的约会总在十点,kame就站起来送仁走。仁走了之后,kame觉得刚才的事肯定是梦,在梦中才会有这样的荒谬。

kame随后就发现那不是梦,晚上的十点,是仁离开的时候。在那之前,仁总是过来看他,有时提着一篮水果有时藏着一朵花有时是一盘CD而有时什么也不带只是上来抱住kame给一个吻。kame一直都淡淡地笑,偶尔,会买一条白色的衬衫送给仁。总是白色的以至于仁后来说自己都快要成色盲了kame才罢休。仁喜欢在晚上的时候坐在阳台上看着星星,却又搞不清星星的方位,kame就搂着仁的肩一颗颗指给他看。

仁每天走的时候都不回头看,kame也总是立刻关上房门没有半刻停留。
kame关上房门后就会回到阳台上,缩在一角抱着腿看仁急急离去的身影。kame有时会低低地说,我是你前生握在手心的一枚硬币,仁不明白,便追问,kame也不答只是淡淡地笑。这样多了,仁也不再问,只是宠爱地吻一吻kame的手心。

其实kame的心里明白,仁吻着自己的方式就像吻着山下。kame只是不说,仁也不说话,有时两人就深深地对视怎么都不出声。kame很明白,在他心里,自己只是在深夜十点前的一个童话,童话是讲给小孩子听的。白雪公主找不到自己的水晶鞋就只能在等待中毁灭。仁很明白,在他心里,自己只是那些迷乱夜晚的传说,撒旦沦落到地狱的时候天使也将变为魔鬼。

kame在每个十点以前都很想说一些话,终是没说,仁的眼睛如深潭。仁在每个十点离开的时候都想说一些话,终是没说,kame的背影如悬崖。日子还是这么一天天地过,仁依然会每天来陪kame说着无关紧要的话。kame依然会在十点以后彻夜不能眠,双手紧握不让仁留着的温度散去。日子还是这么一天天地过,kame依然是山下的同事,仁依然是山下每日的期待最大的秘密。

花儿谢了又开,叶子黄了又绿。kame从十八岁到二十六岁,八个春夏秋冬因了有仁的存在而过得飞快。那一年的仁已将近而立。那一天的十点,是一个夏季的夜晚,燥热不安。那一天kame没有任何的预兆,直到仁拉住他的手,说将要和山下结婚。kame的心一抖,随后依然是淡淡的笑接着是祝福。仁的心也是一紧。kame就轻轻拥了仁在怀中带了他到阳台上,说,这是我最后一次告诉你北斗的位置,你可记住了没?仁笑,说记住了记住了,肯定是记住了。

一个月后,是仁的婚礼。kame那天一袭火红的衣裳带一抹不变的笑容。山下的礼服上缀着些闪亮的星星,看得kame眼花。仁说他愿意,不论疾病愁苦和山下相守一生,kame还是淡淡地笑,不理别人只是看着仁淡淡地笑。公证结束后kame便走上去握一握仁的手,kame的嘴角紧闭目光如刀脸上却还有着淡淡的笑。仁的眼睛里似有了什么,仿佛听见kame轻轻地说,我是你前生握在手心里的一枚硬币,可是你却把我花出去了。仁没有听清楚,再看时却见kame已转身离去,火红的背影如同一只永生的凤凰。

当天的深夜,仁收到kame的死讯。kame一刀,只是一刀就拉开了自己的动脉,面对着北斗,手垂在阳台的栏杆外。鲜血直流到四楼下的地面上,艳丽夺目。这一刀之绝,以至于kame在三分钟之内就喷尽了体内的血液;这一刀之准,死亡的时间恰在夜晚的十点。仁在听到消息的时候惨笑,面如白纸眼如空洞,却像意料之中。

同年,仁失去踪影。山下像疯子样找遍了周边的城市却未果。有人说曾看见仁投入湖中没有一点涟漪;有人说仁去了天涯海角在某天的黄昏会点一杯kame曾最爱喝的咖啡,看着夕阳落去。

没有人会知道。

不说爱,说了心就没有路回来。
而爱,怎么能是说出来的
【2005/07/26 19:36 】 | 小嘫の美文区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page top↑
,,///TVXQ里最PP的在在///。。。


和花一样的PP呢~~///
可爱的花花~~///

【2005/07/26 19:22 】 | ◇韩国Kr韩国◇ | コメント(1)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page top↑
| ホーム | 次ページ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